首页

资讯

娱乐

华人

旅游

财经

教育

电视

时尚

书画

法治

城市

健康

音乐

交通

环保

加入收藏
老墨拙笔文人画——《刘若愚诗书画》序
2020-11-16 18:23

 刘少英先生为若愚题字:韬略同钦 若愚大智
 
       疫情后接到若愚先生之微信,认真拜诵之后方知先生嘱余为其《刘若愚的诗书画》作序并题写书名。余未加思索便应允其所嘱!然迟至今日终得、落笔……曾忆与若愚先生认识,还是从《若愚来访》专栏,渐渐地对其从陌生,发现先生之豪放、直言,进而对其文才更有所了解,越发产生兴趣而成为挚友…! 去岁因《中国发布网》嘱余撰写关于文化自信方面之内容,余曾以题为《文化自信是新时代传统文化、继承、发展、创新的根本》为文,后方知若愚先生从编辑到排版乃亲手所为!由其点滴足见其做事认真,而且要求尽善尽美之态度,时而与其诗书画之大作与做事严谨之态度是有直接关系!
 
       日后便知一个忙于专业采访、撰文为稿于编撰之余,好于诗书画,时常沉浸穿梭于舞文弄墨,久之先生在不经意间,自然而然的对山水产生浓厚兴趣而有所造诣! 若愚先生之成功完全与其日课之不懈,平日努力勤奋之所得悟,有着直接关系。观其大作敬佩之心油然而生! 细心揣摩其诗书画,其作当有古人所云:“观山则情满于山,观海则溢于与海”时而寄情于山水,时而风物之瞬,移思于灵感、撞击灵魂、冲动之际或泼墨或泼彩,籍于潇洒胸中块垒,以诗情画意,借笔墨抒已之情韵于其大作!然其作当乃:可品、可尝、可观之境耳…! 
 
      曾忆余幼时,蛰居于冀中平原,甚喜读诗品画,诗词以唐诗宋词,时尔喜于田园;而画初期以《芥子园画谱》《三希堂画宝》卧游于集中,而喜于山水画却愁于生于平原,终不见高山,陷于苦恼烦闷,介于喜山乐水而心向于山水却难成行游乐!当因交通之不便!偶钻于《徐霞客游记》而读之畅游,旁观芥子园、三希堂名家山水画谱,疑假似真,游心物外,虽近乎太行,其交通使儿时终未尝登临…。 壮年忙于求学,以其学业之余,舞文弄墨坚持不断;暑寒之际,借赴探望父母休假,搭乘火车之际,时不顾终点半路沿途驻足下车以揽秀美之风景,行走于名山大川,尤其时常揣画谱于怀中,寻尝众山石与画中,画石之法与石之造型结构,细心观临之际时有表悟…翌日时常忘记乘车时间而晚点…。 壮至中年,山水以传统技法坚守半工半勾之小写意,当画出自以为有所创意、突破之山水时,左观又看还是古人!始终难以走出古人、难脱古之巢穴!为此曾一度放弃山水!钻进书法的临摩与书画论研究与创作!近三十来年研究渐而转于践行于大写意花鸟和泼墨山水之中,一度曾对山水望而怯步……
 
        今偶然得见若愚兄山水新作,似觉余所期及之所寄也!其画与其诗书之结合,当以改传统之常态!余以为“似古、又似乎脱于古、而近乎于古"!正如古人所云:“食古而化乃能不俗”……? 从兄之中年所悟《暮色苍茫看劲松》诗画合壁平日所云:“人生尽头万事空,半百换得闲暇中。跌宕起伏终不悔"…这种坚仞不拔之境!定乃从…“暮色苍茫看劲松"中见其精神与作者之追求!其诗情画意在其中却体现的淋漓尽致;当乃当代以老墨拙笔真正体现"文人画"之真实写照!
 
       首忆过去余一时放弃山水,完全是因其:千篇一律,墨守成规之常态无法改变而放弃!今天偶然得见兄之沉雄而厚重!在自然天成中显其妙趣并一改常态!其匠心独运!始激余于思考中时而奋发进取! 从兄诗书画作之境所思:当今书画家纠经书写何文为佳也?如今借唐诗宋词抄书染纸者已成时尚!何以"文以载道“?何为"书者抒也“,又如何以"笔墨当随时代"? 书法、书画者所书何文、所画何为佳?当乃以诗境入书,以画境寓君之志向入其诗书画也!然唐诗宋词之时代,离今之时代远之久远!今之书画家借唐诗宋词抒其己志,然其思想、灵魂何耳?其作定乃躯壳之作!又谈何艺术生命?
 
       书画家能否以当代当今诗韵之喜、怒、哀、乐入其笔墨高歌当代?幸许当代书画家之己任! 诗者、书者、画道而要其本旨,不出圣人之一语:《书》称"诗言志"是也!然书法,乃“书为心画”!而画道“画者心声"。盖言志者、心画者、心声者:乃性情、灵感之所致,亦即人品,学问之所见!从先生今之诸作足见其学问学养!其平日苦读、多年"来访”之日积月累更见其学问所养!无愧笔墨当随时代之先行代表! 固从兄之《中秋有书》等诸作:“半生劳作恨蹉跎,不敢再负旧时光"诗句中,足见作者志向、心画、心声之追求与释怀! 从其作足可见其:文以载道、诗以言志、画乃心声、书者抒也、笔墨当随时代之佐证! 若愚诗书画是集之作,难能可贵!今题数行于纸未,与其电话方知正赴盛京途中,待还京之日,愿其搁笔付梓,以欲先睹,尝其大作为快是也…! 从兄之《百年树人》,余为其序之余信以口占七古步其原韵于序后一笑: 
百年绘事独奋怀,
千载春秋史初开。
不谢百花春正旺,
松竹梅菊绝尘埃。
对影邀月觅万状,
拙笔造化妙境来。
唯羡君耐甘寂寞,
且看集中匠心栽。
刘少英庚子七月记于北京西山 。

  刘少英,字撰堂,别署正阳斋主,1961年出生。幼承庭训,好诗艺书画,书画早年师从沈鹏、启功、大康、刘艺等先生,诗词创作师从赵朴初先生。1989年考入北大艺术系中国书法艺术研究班专攻书法艺术;1990年参加当代国际书法精品展获一等奖,为中南海、人民大会堂、玉泉山等大型会议厅创作巨幅书法作品并被收藏。
   
      附刘若愚诗画

  《暮色苍茫看劲松》人生尽头万事空,半百换得闲暇中。跌宕起伏终不悔,暮色苍茫看劲松!



 
  《百年树人》百年树子誰堪栽?一日春風悟性開。齐放百花遮望眼,飘零老葉易苍苔。举杯對月空惆悵,鸾凤求巢暗香來。唯有奉天怜寂寞,更看韶山忆庭槐。
 

 
  《望海楼》登楼望远孤帆漂,惊涛拍岸弄海潮。人生八九不如意,莫恨心比老天高。
 
 
  《中秋有书》山水披秋圆月朗,家人团聚月饼香。半生劳作恨蹉跎,不敢再负寸时光。
 

 
  《苦瓜和尚》:苦瓜和尚结墨缘,思瓜忆苦瓜苦酸。吾之为吾有吾在,非是墨好是砚端。注:清初,绘画在董其昌等人倡导的“南北宗”学说影响下,摹古之风日炽。这时,才华横溢的石涛(又名苦瓜和尚)对这种风气毫不理会,他强调“我自用我法”并清楚地指出:“我之为我,自有我在。”“古之须眉不能安在我之面目;古之肺腑,不安入我之腹肠。”“不恨臣无二王法,恨二王无臣法。”他甚至豪迈地说:“纵使笔不笔,墨不墨,画不画,自有我在。”总之他要改变古人的面目而自创新法,自标新格,终成为一代书画大家。
 

 
  一杆插入江水滩,焉问老翁行路难?瀑布浪花天真笑,跃入河中帮行船。为《老翁使船》配诗,纪念天使基金善行之举。
 
  
  
  无题画两幅:
  

[责任编辑:编辑部]

关于我们 法律顾问 服务条款 人员查询 广告服务 文件下载 合作伙伴 网站导航 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

有害短信息举报 抵制违法广告承诺书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北京通信局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

批准: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信部 | 备案号:京ICP备11000545号-7 | 新闻监督电话:010-57280465 | 投稿邮箱:fabugov@163.com

中 国 发 布 网 版 权 所 有 ,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2015 by chinafabu.co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