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资讯

娱乐

华人

旅游

财经

教育

电视

时尚

书画

法治

城市

健康

音乐

交通

环保

加入收藏
无悔的坚守——记张培中在西藏的年华岁月
作者/乔维
2020-11-03 19:25
  西藏,是一片神奇的土地,他以幻美的容颜迎接了人们的朝拜,却又隐藏住了大自然的缺陷,无声的侵袭着遥望风景的过客。而老西藏人却守望在高寒缺氧的瑶颜间,希望能用挚诚的灵魂感化自然的融合与转变。曾经有一位中央领导到西藏视察,感受到高原恶劣的自然环境,面对支边援藏的工作者动情的说:“在西藏躺着都是贡献”。而我的一位兄长----张培中,在西藏工作长达四十三年之多,四十多年的无怨无悔,一万五千多次的日升月落,他勤勤恳恳奋斗在公检系统的一线,几乎走遍了西藏大部分乡村雪山,他把自己的年华岁月都奉献给了雪域高原。如果你没到过西藏,一定以为西藏属于天堂的化身,脑海里一定会装满西域浪漫的传说,其实,西藏也是一面消磨意志的峭壁。人都说走进拉萨仿佛穿越时空,布达拉宫脚下的街市如同唐朝的盛装,西藏的阳光恍若仙境温暖而烂漫。在你的想象中,高原上的云彩洁白而纯净,蓝蓝的天空稀薄的空气,连绵起伏的喜马拉雅山,涛涛流畅的臧布江水,构成一幅壮美的天然画卷。优美的风景在幻觉中不断变幻,苍茫的草原上牦牛与黑白帐篷交相呼应,闭目幽思的风景朦胧而括静,扬起的牧鞭甩开了月亮的狐媚,遥远的坡道绵羊像云一样漂浮走过,牧民的脊背驮起了宁静的黄昏,西藏就像一首委婉而炫美的歌。而你无法感受过的另一种景象,光秃秃的山峦沟壑因高寒缺氧难见草绿,温差巨变暴雪漫卷。肆虐的风雪如同游荡在高原上的恶魔,撕咬吞噬着雪域之上的生灵,青山绿水只是一个幻境。


 
  当我面对面听培中兄讲西藏的故事,第一次听说在海拔四千六百米高空上的生存状态,那里的空气含氧只有内地的一半。高寒缺氧与温差变化的反差极限,经常是风沙肆意暴雪侵袭,尤其昼夜寒冷与烈日炎炎的两重天转换,那是一种人类对大自然承承受力的考验。培中兄和我聊起他在西藏的日子,多数时间他都在讲总书记的“治国必治边、治边先稳藏”的战略思想,阐述总书记要求西藏弘扬:“一不怕苦、二不怕死,顽强拼搏、甘当路石,军民一家、民族团结的“两路”精神”。当他说到与藏民之间的兄弟情谊,论述了佛教与党的思想精神和包容性,更像是一位哲学家的敏捷与思辨。作为党的高级干部他懂得原则和把握,作为坚守在西藏高原的建设者,他知道政策的运用和灵活性,作为一个普通的老西藏人,他学会用包容去感触体验民族情深。从他的语言描述中全是民族团结,西藏的建设与稳定,牧民的生活与发展。他会给你讲建藏干部的付出,阐述藏族牧民的宗教和信仰,但很少讲他自己多年的辛劳与坚守。说到西藏高原的自然环境,无法绕开那曲的海拔高度。那曲属于西藏的屋脊,高寒缺氧气候干燥,而且大部分乡村都是土路,生态环境恶劣人民的生活艰苦。因为海拔的高度和地处唐古拉山脉,可以想象那是人类与大自然间的一场博弈,培中兄在西藏工作四十多年,近一半的时间是驻守在那曲。


 
  让我动笔去写培中兄的西藏情缘,因耳濡目染了许多建藏朋友的讲述,起初我不明白西藏那么多干部默默的奉献,他们为什么只记住张培中。渐渐的关于培中兄的故事,从零散到汇集成一条清晰的河流,让我读出其间闪亮的品格与沉重的责任,从而为之深深的感动和震撼。我开始在网上检索培中兄在西藏的过往,而在媒体中仅仅记录他的工作轨迹,全然找不到一丝对他奉献精神的描述。如果说这是他在检察位置上的特殊性,到不如释解为他不愿张扬与自我标榜,去以为人民的本质工作而邀功颂德,以他的话说:“这是我作为一个党员应尽的职责”。而我一直以平常的心态去关注他的过往,他的故事积累在心底越久越重,却成了无法放弃的包袱,我不希望因工作的特殊性而增添他的负担。直到年初他退下工作岗位,借他在北京探亲访友的休闲时间,才真正坐下来聊一些关于他在西藏的事情,西藏对他来说是浓缩的人生情怀,也是消逝掉了他的年华岁月。
 
  培中兄生长在陕北黄土高原,许是黄土地滋润了他的灵魂与性情,养育了他豪放与坚忍的格调。也或是西北的云烟与滚滚奔流的黄河所致,侵染着他的精神和信仰,注入了坚强的信念和无悔的追求。他从父辈身上继承了延安的精神,从七十年代走进西藏,四十多年的坚守,奉献了大半生的年华,在海拔四千六百米的那曲一干就是二十年,从普通警察到地委副书记,你看的是简单的职务转换,而他付出与渗透多少艰辛的血汗,从公安厅厅长到检察长,在平常人眼里感觉到的是无限荣光,对他而言其间蕴含了多少惊心动魄和忠诚。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吴英杰面对他无悔的坚守,给予了培中兄最高的评语:“培中同志在藏区工作四十多年,始终牢记党的宗旨,坚定理想信念,严格要求自己,关键时刻挺身而出,用自己的行动诠释了‘老西藏精神’和‘两路精神’并注入了新的内涵。”这是一种代表西藏人民的肯定和认可。


传承与奉献
 
  培中兄的父亲是一位延安时期“老八路”,父亲三六年参军,五九年进入西藏,在藏区驻守了三十五年,父亲进藏时他还在中学读书。他中学毕业就留在了陕北插队,参加工作之后,他当仓库保管员做过会计,但他至始至终向往着西藏。也许是因为父亲的缘故,他对建设西藏的消息特别关注,每天都要搜寻有关西藏的新闻,领悟和支持国家建设西藏的号召。培中兄的青春属于理想与激情的时代,那时的年轻人都满怀着英雄主义情结,时时刻刻响应毛老爷子的号召:“哪里有需要就到哪里去,哪里艰苦就到哪里安家”。培中兄从少年开始,因受家风传承和延安精神的熏陶侵染,梦想着能追随父亲的脚印到西藏去。他似乎与西藏牵连着割舍不掉的缘份,就像一只遥望远方的雄鹰,心中装满了报效国家建设西北的理想。他终于在七十年代末,做了精心准备经过周转,跟着部队的一趟车队进了西藏,成为了一名西藏的建设者。培中兄经常感慨的说:“父亲那一代的人,为革命出生入死,报效国家,奉献一生,我们要传承他们那一代人的老西藏精神”。几代人的西藏情缘,塑造了一批建设者坚强的身影,尽管西藏高原的自然环境艰苦恶劣,但因他们默默的坚守和奉献,谱写了连绵传唱的进藏历程凯歌。这是一种精神与意志最高亢的声音,也是人生价值的升华与宝贵财富。


 
  培中兄在那曲工作近二十年,他从一名普通的警察开始守护在高原上,从起初的一线侦查民警,到成长为全国公安战线的优秀“痕迹”专家。他所付出的艰辛与荣誉之间的距离,你无法用尺度来衡量他的远近,只有经历过才会感觉其间的甜酸苦辣。多年来经他手破获的案件不计其数,因侦查“痕迹学”的专业优秀,不止一次被公安部借调参与重大案件的侦破,每次都会为西藏的警界争得荣光。他甚至被称为公安系统的“福尔摩斯”,培中兄思维敏捷逻辑性很强,遇到侦破案件他都会先入为主。在侦破案件中他习惯从细节入手,善于细微的分析和逻辑推演,无论多少复杂疑难的案件,到他手里都会剥洋葱一样,最终露出案件的本来面目。他凭借着自身的能力和经验,为西藏的安稳做出了努力和贡献,也为建设西藏付出了全部精力。就在他快离任公安到检察系统报到时,那曲发生了一起性质严重的案件,当参加自治区对案子通报协调办公会,凝视着会场沉默无言的气氛他毅然说:“这个案件还是我去吧。”最终他完成了这宗错综复杂的侦破,让疑窦丛生的案子以成功告破而交了一份满意的答卷。所有人都说张培中“完满”了他对公安的使命,而对他来说却意味着是对西藏人民的一种责任,类似这种责任他能感觉到其间沉重的分量。
 
  对于西藏,培中兄熟悉它的每一个角落,他热爱那里的雪山与江河,倾心高原上的湖泊和草原,甚至他以美的视角去欣赏那里一草一木。他热爱和亲近雪域高原上的每寸土地,四十多年的心系藏区,奉献了他对藏民赤子般的情感。在高原上跑遍了七十多个县和大部分乡镇,无论偏远的乡村或高寒地区,都有熟识的乡亲和让他牵挂的贫困牧区,他与藏民同心同德凝结成血肉相连的纽带。有一次到林芝县一个叫尼西村的地方下乡,当知道村民扎西的妻子患脑瘤和癫痫病,家庭生活陷入艰难的困境,培中兄主动走进扎西的家结成帮扶对象。他拉着扎西一家人的手动情的说:“从今天起,我就是这个家庭中的一员,从年龄上讲,我是哥哥,我会负担起作为哥哥的责任,一定和全家人共同面对困难,克服艰难,把我们这个家建设得更好”。培中兄不仅是这样说,而且表现出了言必践的品格,多年来他一直践行着自己的承诺。在他的努力下扎西妻子的病得到了治疗,他从自己的工资挤出钱支持扎西的孩子读书。这件事让当地干部群众很受感动。一位高级干部能够与民共渡难关,能为民撑起帆船风雨同舟,这是一种精神与大爱的写照。通过这件事培中兄很注重干部的驻村工作,他要求检察干部驻村要与群众结对认亲,以最大的努力保障困难牧民的生活。在他离开那曲很多年的时间里,那曲的乡民时常到拉萨看他,他们的感情早已超越地域和民族的界限,超越了职位与身份差别的庸俗观念。他与藏族群众凝结的深厚情谊,就像洁白的哈达纯净而超脱,像藏布江的河水源远流长。他在西藏多年的风雨历程,回首遥望走过的路是一种感慨,他经常诙谐的说:“没有那曲的繁难与磨砺,就没有现在的执着和坚守”。
 
  父亲五十年代进藏,扎根边疆三十五年,培中兄七十年代登上雪域高原,却付出了大半生的精力,他们从进藏那天起,就下决心与西藏共患难同命运。从延安干部到进藏干部,从“延安精神”到“老西藏精神”,他在传承精神与潜移默化间,始终坚守了进藏干部艰苦奋斗的传统,握住了与自然争天下的导航,赋予对人民无私的奉献。曾经流传在进藏干部中的一句话叫:“献了青春献终生,献了终生献子孙”,事实验证了这句话践行在培中兄的行为里,一茬又一茬的内地干部来了又走,而他始终坚守在雪域高原上。也许他的精神感动了西域高原,命运对他给予足够的眷顾,使他有机会参与西藏改革发展的宏远事业,见证着社会主义新西藏的建设从胜利走向胜利,从辉煌迈向辉煌的一次次壮丽画面。


 
坚守与信念
 
  “在西藏高原工作,躺着也是奉献”,虽然这是某位中央领导的动情之言,除了是对建设西藏的干部发自内心敬意,更多是面对默默守候在雪域高原上老西藏人的感动。就像培中兄任劳任怨的坚守,看似一种对生命的消磨,事实上是对守护西藏稳定的奉献。内地来的干部一批进藏一批又调走,高原成了磨炼他们的驿站,甚至有的被提拔和重用。很多了解培中兄的人抱怨对他的“不公平”,他却无意识去想自我的名利得失,始终坚守不忘初心建设西藏的信念。他从到西藏第一天开始,就做好了用生命坚守住边疆的安稳,让自己的汗水融进雪域的每条河流。所以他潇洒的行走在原始森林砍树铺路,不辞辛苦去考察防守边境的界碑,闲暇时站在峡谷雪山上看风起云落,品味大自然的艳美与辽阔。培中兄对待工作认真负责,尤其是在维护稳定和重大决策的是非面前,他旗帜鲜明立场坚定,从来不以模糊的态度处理突发事件。他经常说:“我们共产党人好比种子,人民好比土地,我们到了一个地方就要同那里的人民结合起来,在人民中间生根开花”。他是这样说同时做到言必践行必果的风范,有一次发生了本地族群间的争斗,当双方火器对峙,面对围观的群众生命危险,培中兄突然站到械斗双方的中间,高声说:“要开火朝我来”,以一种正气凛然的精神去阻挡双方的冲突,那种浩然的气概最终让双方收回了怨恨的情绪。事后人们不无后怕而敬畏他的勇气,其实,当他以身涉险的果敢担当,早已不仅仅是一种精神和态度,而是对藏区普通百姓浓厚情感的流露。


 
  写到这里思绪里忽然飘过“天路”悠扬的歌,西藏的神秘是属于一种美幻与迷离,让青翠的牧场和蓝天都挂满着记忆。韩红的一曲“天路”给了西藏天堂般的向往,而总书记的“两路”精神,赋予了建设者们更为持久的努力,而有谁能真正体验过守护在西藏的建设者细微故事。印象最深的是听来自西藏的一位干部的讲述,他说墨脱是全国最后一个通公路的县,几年前公路还没修通,又因墨脱属于亚热带地区,如果在酷暑行走在深山老林路上,为防止蚂蝗蛇咬必须打上绑腿,冬天防止雪崩又不敢高声说话,甚至连汽车喇叭都不能发出响动。培中兄却不顾危险往返了三次,他说干警们都艰辛的工作在一线,我们有什么借口不去看望他们,山高路险能挡住你关心同事的脚步吗。去墨脱要经过雅鲁藏布江,当年还没有通公路必须走索道,俯身是滔滔滚滚的江水,那种凶险与恐怖的景象刻印在随行人的脸上。培中兄却毅然的坚持他自己先过,事后有人问他“怕吗?”,他说我也是一个普通的人,如果把“怕”字放在第一位,我们坚守在西藏还有什么意义。有位西藏的干部讲了他随培中兄亲历的事,记得零八年秋末,他陪着检察长第二次去墨脱,返回时汽车蜿蜒爬行在曲折的山道上,当过嘎隆拉山突然前方有车辆侧翻占道,他们的车被堵在海拔四千六百米的高地,而且一堵就是八个多小时。因高寒缺氧大家只能啃着烧饼充饥,当时培中兄身体还经受着感冒,面对恶劣的环境对他似乎是身外另类的收获,他爱好摄影喜欢这种奇遇的景观,所以在烦躁的等待时间支起三脚架,从相机镜头里寻找着藏区寒冷的夜色风景。他随检察长有过一次最艰辛的远行,因西藏检察机关有查看边境线的义务,培中兄亲自带队走进了嘎玛沟,而这一次全部是步行,他们徒步走在原始森林之中,大家砍树铺路架锅煮饭,夜宿在野外临时搭建的帐篷里,一路荆棘沟壑和蚊虫叮咬,一走就是八天。八天的时间他看望了那些常人罕去的前沿哨所,他沿着边境线用脚步丈量着屹立在雪山的国土,从他拍摄的照片里你会看到满目秀美,然而在幻美的背后潜藏了多少艰难与付出。


 
  培中兄坚守在西藏四十多年,他的情感早已和藏民融为一体,因他心中充满着建设西藏的信念,才会积淀出深厚的群众基础。无论他走访乡村或到城街市场调研,他和普通藏民们都会亲切的相互问候,那种场景就像是街坊邻居间的温暖交融。尤其是在公检系统工作的藏族干警,都对培中兄有一种特殊情感,私底下说起他就像父亲一样。尽管他离开那曲多年,他曾交往过的藏民经常带着土特产来看他,有一位老村长来拉萨见到他,他像对待亲戚一样安排在单位食堂吃饭,老村长言语间希望能给当兵的儿子寻找一份工作,他就根据自己掌握的信息到处帮助联系。培中兄常和内地进藏的干部说到群众关系,“你把百姓当亲人,在哪里工作都是家”,培中兄对待普通百姓如此亲情,而对和他一起工作的普通干警同样牵挂,他每次到北京出差,很少主动去联系在位的领导,每次都会看望退下来的老同志,去看那些曾在西藏工作过的普通干警。有一位在河北三河县派出所工作的干警,曾在西藏有过一段工作的经历,他会让人随同开车一个多小时到偏远的小镇。在镇子里的一个小餐馆,几碟小菜几杯小酒,他们聊着在西藏工作的过往,面对那种其乐融融的情景,看着一“大”一“小”的干部交往,你会对社会现象的人情世俗一种颠覆。在培中兄的眼界里从来没有世俗高低之分,有多少次我和他走在繁华涌流的大街上,挤进人潮乱流的大众食堂,曾有人问我,他是一个省级的检察长吗?而我却哑然般的错愕。这种人们在认知里的颠覆,其实归结为一位老共产党员不忘初心的情怀,以及对坚守四十多年西藏精神的量化。


希望与信仰
 
  培中兄的精神世界是丰富的,而走进西藏只有心中装满对共产主义的信仰,才会有建设美好边疆的希望,他把希望与信仰都融化进了工作。每年北京召开“两会”,一般情况都有他的发言,而每次他都要认真概括总结,把自己的感想用简练而节奏的方式表达出来,让人听着既入耳又容易记住。从这种细心认真的工作态度,能感觉出他做事的态度,他容不得对待工作的草率,他经常要求自己工作不仅要完成,更加重要的是一定完成好。“在公安上,不细心认真是要死人的。”他说,“在检察院也一样,不认真细心是要误人的”,面对他在工作上的兢兢业业精神,让我联想到他对枪法的精准和把握,他破案技术的高超与快捷,他的摄影作品唯美而辽阔。这是因为他心中装满了对西藏未来的希望,承载着一个党员应有的信仰,因此他要求自己的工作不能失误,身上所负担的责任一定要“追求完美”。
 
  培中兄在西藏工作经历中,他特别注重对干警素质的教育实践,他经常说检察干警要做到最好,必须要有坚定正确的理想信念,必须保持奋发进取的精神状态,必须有良好的工作作风。只有做到突出的工作业绩,能够真抓实干,敢于担当,坚守岗位,恪尽职守,才能奉献出自己的正能量。他始终以老西藏的奉献精神,勉励检察干警们对待工作的态度,因培中兄有着西藏多年的职业生涯,才会对西藏的历史风貌熟练在心。经常是连藏族同志不太熟悉的藏历节日他都很清楚,他把自己的心血全部融入了这片土地,他用自己真实的情感丈量着雪域高原的一山一水。唯有坚守西藏的时间越长,对“超越自我”这句话的理解越深刻,对“情义无价”这四个字的理解越透彻。所谓“心越大,事越小;心越小,事越大。”在艰苦的条件下,“小”我无法生存、无以为继;“大”我顶天立地、气贯长虹。在常人看似平常的日子,每一天对他来说都显得弥足珍贵,在培中兄的心中除了工作之外,他还牵挂着师长情、战友情、同志情、老乡情、民族情,每一种情感都像酥油茶一般,香浓而温暖回味无穷。


 
  初心不忘梦百年,西藏需要的是与时俱进,新老西藏人共同继续前行,雪域高原属于生态的净土,同样也是人类灵魂的圣地。培中兄永远记得来自五湖四海的建设者,他们各自经历不同,阅历千差万别,但无论是老西藏人或援藏干部,只要走进西藏都是为建设边疆。所有的建设者有着共同的目标和梦想:不忘初心,牢记使命,全面贯彻落实总书记“治国必治边、治边先稳藏”的重要战略思想。所以他始终把牢政治的方向,确保检察队伍的绝对忠诚,他强调责任担当,树立“四个意识”,聚焦大局、服务大局、保障大局。他以坚持维稳当首要责任,深入推进司法体制改革,增强了“维护国家安全、加强民族团结、建设美丽西藏”的动力,为促进西藏发展稳定和长治久安,为复兴伟大而壮丽的中国梦,坚守了奉献西藏的希望与信仰。培中兄在西藏的工作和生活,以及他的人生轨迹深深地烙上了雪域高原的印记,尤其是西藏四十多年的磨砺,让他坚信了自己不忘初心、牢记使命、实现梦想的信念。


 
  漫漫人生路,行行重行行,每个人的出身经历无法选择,但人生的方向和前行的目标可以选择,培中兄把自己的生命与西藏的命运紧密相连,他觉得只有这样的人生才有价值和意义。我很欣赏他在离开领导岗位时,面对着曾和他朝夕相处的战友们,讲过一段动情而又真挚的告别话语:“我即将离开工作岗位,离别生活了四十多年的西藏,心情是在难舍中还有留恋,难以割舍的是与西藏人民的情谊,留恋的是同事与战友们的信任与帮助。雪域高原的这块土地,我与人民凝结的友谊情深似海,和战友同事铸就了大爱无边的精神。我在西藏工作生活时间比较长,其实早已经成为了一个地地道道的西藏人。临别之际,依依难舍。纵使告别,也是为了更好地的重逢”。
 
  培中兄与战友难舍的告别,其实如他所言的坚定愿望,为了有一天西藏美好的未来重逢,这是一种高尚的信仰,同样蕴含着坚守多年的希望。(作者:乔维,艺术评论学者。文中图片来源于张培中先生的摄影作品)
 
  张培中简介:

 
  曾任西藏自治区那曲地区公安处刑侦处副队长;西藏自治区那曲地委副书记兼公安处处长、党组副书记;西藏自治区公安厅副厅长、党委书记。二级大检察官,曾任西藏自治区人民检察院党组书记、检察长;现任中共西藏自治区第九届委员会委员。
 
  
[责任编辑:编辑部]

关于我们 法律顾问 服务条款 人员查询 广告服务 文件下载 合作伙伴 网站导航 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

有害短信息举报 抵制违法广告承诺书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北京通信局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

批准: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信部 | 备案号:京ICP备11000545号-7 | 新闻监督电话:010-57280465 | 投稿邮箱:fabugov@163.com

中 国 发 布 网 版 权 所 有 ,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2015 by chinafabu.com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