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资讯

娱乐

华人

旅游

财经

教育

电视

时尚

书画

法治

城市

健康

音乐

交通

环保

加入收藏
杨府:《兰说》
2020-09-10 13:47
  秦巴山中多兰,遍山皆有异种。百姓视为寻常物也,不以为尊崇。余尝数陟此山,见幽兰纷披,杂于草木之间,垂于空蹊之上,至为茂也。于焉逍遥,观澹澹其色兮,望秦巴之幽眇。临幽壑而啸吟兮,穷极目之八荒。
 
  “兰若生春夏,芊蔚何青青。幽独空林色,朱蕤冒紫茎。”
 
  我思古人,遥想子昂先生《感遇》之诗,或适足于状此况也!
 
  偶或好风如水,轻重之势熙然,漫过蹊谷。其香随之,亦次第续焉。必也,其来有自矣,而力嗅之,却似有若无。世间妙境,幽境,皆在有意无意之间,亦存乎得失之心耳!每会于此,览物之情,不逮之才,非假古人之句不足以畅怀抱也!于是,乃吟唐太宗《芳兰》之诗云:
 
  “日丽参差影,风传轻重香。会须君子折,佩里作芬芳。”
 
  啸吟之不足,又自为歌曰:
 
不择植沃地,杂卉卓异种。
 
幽芳尘不濡,秾华贵此生。
 
圣人赋以德,贤者喻之清。
 
节序随月移,披覆阻山径。
 
  处此幽境,远离尘嚣,观秾华之秀整,嘉蕙问之长存。无纷繁之扰扰,无名利之缰锁。此时所生,乃淡薄之志,乃贤者之思,乃君子之守,乃隐逸之乐也。
 
  嗟夫!夫兰之为兰也,艳于群芳而不争,凌于霜雪而不畏,秽处下潦而不馁。有典雅之姿,有弘毅之质,有守中之志,有清婉之气,有幽香之韵,有绮丽之泽。是君子乎?亦美人乎?唯其有德者而知之、得之、化之者也。子曰:“与善人居,如入芝兰之室。久而不闻其香,即与之化矣。”又曰:“芝兰生于深谷,不以无人而不芳;君子修道立德,不为困穷而改节。”百卉千草,唯兰有君子之德,有君子之守,有君子之风也。是以,前人向以之而喻人,谓其忠贞,谓其典雅,谓其高洁,其有大美而不言之质,有不取媚于人之性,而多林泉隐士之风,高蹈远引之志,不亢不卑之操耳。以此观之,非君子而何?而其风姿素雅,秾纤自若,端庄幽美,清远自芳之贞美之质,又非美人而何?
 
  是以,古今高士雅人,皆爱兰也,誉为花中君子。或爱其馨之久也,或赞其质之纯也,或赏其朴之雅也,或悦其秀质而高标也,或崇其品节之贞也,或叹其清芳自足也,或慕其不务声华也。因之,多养之绘之,是皆有以寄也。
 
  一日在京,与两美姝宴聚,一长一短,皆窈窕其姿也,颇富小资情调。短姝者善调琴,长姝者善培植,多养花卉异草,兼有嫁接之技,培育佳种之好。偶及兰,欲为异种,方觅兰本。
 
  余欣欣然言之曰:秦巴山中,多有兰草之逸品。且告以况。
 
  短姝者曰:今市中之兰,以异品为贵。既自经济上虑之,可育之而广产业也。
 
  长姝者乃询吾归期,期以购之,以携以馈,以为嫁接之母。
 
  余诺之。
 
  未几,适归。
 
  见街头有售兰之叟,遂问焉,备言其详。乃付以定金,使之陟山采掘异种。且约以交割之期。至期,叟果候之焉,乃付十余兜兰于余。后因事延宕数日,途中或有枯萎者。
 
  至京,悉予美姝,且嘱其溉之诀也。长姝者殊珍之,遂移盆而栽,颇为尽心。期月而问焉,曰唯活两株,十存其二矣。言之,心痛且有自责意。余多慰之,且告以途中迟滞之故,非彼之不善育者也。长姝者尤自责,誓之,必尽其心而活之活者也。又半年,欣欣然告余曰:两兰尤茂且盛矣。其兴颇昂,欲为母种,嫁接它兰,其志在培为名品。倩余先为名之,余名之以“青蔚”,名之以“紫岚”。姝甚为满意。养既久,复蘖生数枝,皆郁郁而茁茂。
 
  后长姝者去北美,欲携兰出境,为海关所阻。乃托邻人暂为育之。居美经年归,乃先去见兰,则泯然败矣,修叶枯黄,如蓬草然。溉之,芟之,培之,力救之而不活。怏怏数日,意颇不怿。每与余言,辄忧伤。余为劝焉,而终不释怀。
 
  后半年,有一翠鸟来,落于阳台之上花盆之中,啄食枯兰,睹之又为之忧甚矣。然见鸟可喜,不忍轰撵,乃试投之以粟,初怯,后渐近之,终而熟,竟落于其间,近而投食,不惊亦不飞,若故旧然。于是,欣然而喜!
 
  呜呼,盖物物而化,各有所寄,此亦彼也,彼亦此也,失一而得一,岂非别有其乐欤!虽如此,然余每与聚,亦讳言兰,恐其伤心也。(杨府/文)
[责任编辑:编辑部]

关于我们 法律顾问 服务条款 人员查询 广告服务 文件下载 合作伙伴 网站导航 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

有害短信息举报 抵制违法广告承诺书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北京通信局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

批准: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信部 | 备案号:京ICP备11000545号-7 | 新闻监督电话:010-57280465 | 投稿邮箱:fabugov@163.com

中 国 发 布 网 版 权 所 有 ,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2015 by chinafabu.com all rights reserved